运气豆蔻,走在秋的深处_爱情小说_好法学网

风过,雨落,流年依旧

在深的红尘里,诗意地栖居

流年豆蔻,走在秋的深处

时间:2016-06-10 12:06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大

时间:2016-11-19 16:39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大

时间:2017-06-09 12:32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大

有余心爱自己,有余力爱他人——题辞.微尘陌上

在深的红尘里,诗意地栖居——题辞.微尘陌上 周末的时候,倘若未去闽西的山乡里自驾游历,便总会去岛外一家装修得清静雅致的名叫陌上人家的餐厅,就着临街的位置,坐着,静静的,为自己煮上一壶明前的绿茶,然后,看着街面上的车来车去。 一个人坐着,或许,心绪亦是惬意的。 厦门的天空,在11月入冬的季节里,依然有着灿烂的日头,阳光很好,偶尔会有风,细微着,透过街边凤凰木的绿枝,轻轻地洒落,柔和宁静,一任清白的天光在枝上、叶上、路上洒下淡淡的光影…… 就着临街的位置,坐着,心是宁静的。 在流淌如逝水的韶光中,也会偶然的想起你,着暗纹青衣的身影,在灿烂的阳光下,或许,依然是俏丽着的。淡淡的年华,永远是会枯瘦着老去的,我想,你也会是的。 蓦然地,想起不知是谁说的一句话,--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有时候,一个人的世界是低温着的,没有时间与年龄,身份,乃至生老病死的概念,独守在自己的寂静一隅,煮茶养花、读书听曲、写字修行,借一支瘦笔,为光阴结绳作记,为看过的书铭心的人句读遣词,让心素如简,在每一个低温的岁月里和婉了心境,写诗为文,就着文字的余温取暖,做文字里的伶人,这何尝不是一种真性情! 在深的红尘里,诗意地栖居! 久居于繁华都市里,于我来说,是很不惯的。是故,于闲暇时,一个人总是喜欢去一些山村小镇里行走,看那些小桥流水人家的平凡日常,也体味山乡里桃溪近、幽香远远,谩凝望、落花流水的清寂的风景。时时的,一个人走得远了,也偶尔会遇见“松下清流浅,白云水畔生。花月何曾夜,溪小自缠绵”的山村意境的。当此时,溪流潺潺的音色,可陶冶有时浮躁的内心,让自己别去遗忘了,那岁月悠悠的红尘深处的香气四溢,以及四季荣枯香雪落梅的缤纷结局。 走着,走在生命的过程中,在四季的荣枯里飞度,终是会感受到人间的冷暖,体悟到每一程风景的诗意。 是的,人间的诗意,与心境无关,关乎入世的深情。 在这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活着而深情地爱着,那么,在芸芸众生的红尘里,诗意风雅,美丽便无处不在,正如秋高风急,满地的黄花离离,若气短萧索的人,看见的便是季节的衰微,而意气风发的人却看见了岁月的丰盈,如此,你或者我,选择怎样的生活与意趣,终究在于活着的姿态是否是一往情深。 喜欢那个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活着的雪小禅,喜欢那个从宋词里南渡而来的荷塘女子,也喜欢那个大漠琵琶声声催而风骨俏丽的蔡文姬,在散淡中,在碎语中,在春花秋月的日常里,在自己清明天地的一隅,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欢喜瓜菜米香的寻常,钟意青衣素面的打扮,不高调,也不刻意,清清凉凉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记得,白落梅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想,所有的等待,都是为了一场相遇! 于是,一个人,我清浅着,我散淡着,随性的过着自己的日子,不关注世情,不关注光阴,诗意地栖居在城市边缘的某个乡村小镇,只是想着,你终是会来的,因为,同道的人,终会相见。 如此,很多时候,便可以落落大方地放下城市的繁华,只与山水草木结缘,与旧书新茶作伴,在山村小镇里独守一个人的清宁,让路过的人,经过的事,通通融进这一方一俗的生活美学里,与浮华拉开一些界限,不理艳世的纷嚣,不耽声色的奢靡,不必作奇人,更不必作妙人,只喜是一个芸芸大千的俗人,闲时去游历在芸芸众生中,也偶尔混迹于阡陌红尘的深处,心系大千,亦爱己及人,如此,让心在深的诗意里,栖居!也如此,让我在浅的禅意里,等你! 喜欢自己的低温岁月,清寂着的时光,总是静冷得让人心疼。 时时的,一个人,一部车,一支笔,徐行在天地之间,转山转水转千里,如此可以,去看厦门海滩开满的三角梅花,听古田陌上的风声萧条,闻南靖山泉的清音流转;如此也可以,去看北方的雪北方的你,与贝加尔湖促膝私语,悠游花香清逸的普罗旺斯…… 草木葳蕤,花香盈盈,一处风景有人懂得,它便美若画卷! 有种深情,你读懂了,你便不会输给时间;有种诗意,你读懂了,你便会是灵魂的初见。 于是,深情地活着,活在芸芸的众生中,不让生活太过喧嚣,也没有太多功利化的迁就,随性地活着,活成一本文字温淡、意境闲适的书,里面没有盛大繁丽的烟火气息,只有寻常日子里的二三琐细,平常有一二知己,能够在文字中彼此映照,见心明性,让清寂的日子盛开成一朵朴素的花,把人生活得如一幅古意的画,一首旧唐的诗,在深的红尘里,诗意地栖居,在浅的禅意里,等你,如此,足矣! 我想,你终是会来的了,在芸芸众生中,若你是那个唯一的女子,有着如莲的脾性,有一颗柔软的心,与我似的,是很多时候以文字为道场的,过着见素抱朴的日子,深情地活着,那么,你便是栖居于我灵魂里深的诗意。 我在这世间,忙碌着一些为生活而生活的琐事,与友人聊吃食、文物、书籍、诗礼、茶道,在简而又简的寻常日子里,扬弃了浮世的清欢,独自悠然于心。于无声处聆听风声的熹微,浅唱一朵花开的宋词,让诗意一样的你,栖居在我深的红尘里,让生命拥有一件奢侈品,人生从而变得厚实! 冬风又起,萧瑟的冷意,蹉跎了千里的关山,云卷云去,而季节依旧以一首诗的姿势,终究是姗姗来迟。 而你,在岁月深处,或许,便是那个清凉的女子,在深的红尘里,诗意地栖居,而我,便活在清凉的众生里,等你!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微信:cwei33,微博:微尘陌上的窝,写于厦门陌上人家餐厅里,2016-11-13午间

在这深秋,我想摘一颗红豆,别在你的发梢,与你相拥,不言语,不是感伤,是懂你——题辞.微尘陌上 秋,终是垂暮,有如柳絮的飞落! 我走在这个秋的深处,任心绪在流年的某一段时光里,如花儿似的生长,开满,然后滴落如雨。 窗外,是雨在下,滴落在我的地面,坠落成花瓣,同时,也泛起了花香的清逸,如一抹柔柔的情愫在我的心里泛滥。 风从眉间滑落,惊动了我眼里的波澜。 很想铺上那一卷素笺,为你写一封情书,哪怕就那么一行,就说,岭南的深秋薄凉,山坡上开满了素馨的菊,阳光有时还是暖暖,而你记得该加衣裳! 坐在这个窗子后面,听雨,声音轻薄。面前铺上的A4纸,反映了桌上节能灯淡淡素白的光,在眼眸里游移。提起了笔,却无从落墨,久久的让手闲置,而思绪里,念念都是你。 窗外,雨花的香气清逸,想起你的笑脸,便会有一团晕不开的情绪,在心里涌起。风来,滑落窗口,吻在我眉间,我知道,你对我的念,又来了。 或许是深秋的原因,我对你的念,总会比平时多一些,总想铺上那卷素笺,写上你的名字,深深浅浅,让一纸淡墨,随心情漂溢,亦随秋的光阴,渐次走过你一天里的晨间,午后,向晚,结下满秋的情怀,随秋风深舞,随秋雨萦怀,然后,悄悄的拾起那一份眷恋的落,藏在身后,不让你看见。 如果可以,把相思排列成一行可以言语的字符,在长河落日的时候,在芳草萧萧的时节,为你描上眉间的靛蓝,还在腮上抹上那一痕晕晕的胭脂,淡淡,隽永,清丽如昔,就像秋花绽放在木枝。然后,我在这个秋的酒盏里,晕开了过去的光阴,看见了你一如初时的样子!而我也看见了我的那张无忌欢笑的样子! 你知道吗?深秋的季节,是我念你的日子!因为,距离冬近的,是深处的秋,距离秋近的,是滴落的叶,距离你近的,是我的心! 总也相信,心有春暖,必然花开! 世间是有一种情意,如晨间的两滴露珠,一粒在莲叶的这头,一粒在莲叶的心中,不管有没有风,莲叶这头的那粒露珠,终会向莲叶的心中游移,然后,终是拥抱一起,默然心会,这不是宿命,是份! 生命有了一段锦绣,便如一朵珠花,虽会谢却,可芬芳长留。花可以不再开绽,凋零,但也会是素馨的,留有余香,滴落于地,不与水流,不和风走,依旧芳香,倘有遗憾,那也只会是我的情感天空下了雨,在这深秋,不放晴,跟你的心情无关! 记得,有份美好,沏上一壶绿茶,是你坐在晚风中的竹椅上,与我有一搭没一搭的的说话,就着深秋里厦门岛内思明区的阴凉,就着轻薄海风的飘逸,看着你的笑,如拈着一朵花儿,芳香四溢。 那旧光阴里,山清水秀。 想起,这样的静好,是走在深秋里晚风带来的暖,是心坎油然而生的清欢,因为,我的念起,与你关联。 秋已垂暮,黄花向晚,小巷人家,清酒浅盏,便是一个小人家的温暖。落叶知秋,你与他的嘘寒问暖,他与你的言轻语软,都是会在小巷深处的那间小小的院落里逸散,温润了一时间的居家过日子的简简单单。 这样的美好,不是坐在秋天的日头里,一个人一张藤椅上,就能莫名生出的无端的喜欢,是需要经营,是需要在淡静的日子里发现,然后,在每一个淡淡默默的日子里,在每一个轻轻薄薄的日子里,热爱着一家子的热爱,喜欢着一家子的喜欢! 在这深秋,我想摘一颗红豆,别在你的发梢,与你相拥,不言语,不是感伤,是懂你! 文/微尘陌上,于顺德容里,2015-10-12夜

记忆里,厦门的天空,似乎每每临近年关的时节,总是会有一些儿细细的雨丝儿,时不时的从白云深处挂下来,像银丝面须子似的,轻轻悄悄,在你不经意间就来了,不着一丝儿痕迹。

我站在我的办公室的窗前,心里在想着来年工作的一些构想,眼光在窗外的雨丝里游移,是无目的的。

母亲今早来电话说,小三儿,你今年可能又不回老家过年了罢,妈给你寄来点东西,应该到了你公司了哦,你可得去留意哈。

我急急的问,是啥呢?

母亲顿了顿,打了个哈哈,说,你猜猜,呵呵,……反正,你看了就知道啦。哦,对了,你那里是海边,只怕有点冷呢,你可得多穿衣服,晚上自己把被子盖厚点哈。……言语絮絮叨叨,但母亲与我,彼此心里是静默欢喜的。

窗外的风轻轻的,雨也清清的,写字楼下的庭院中有几棵榕树,垂下的树须和岭南的榕树的一样轻灵,不过,叶子似乎要比较宽大些,在腊月的轻风细雨里,轻轻摇曳,如闽南海边那个织网的青布衣的女子,浅浅低眉,婀娜多姿。

想起母亲的样子,由美丽的青春到蹒跚的年老,在我心里,总也是一位心意澹然静若山桂的女子,是美丽如花的。

我在海边,她在川中,多年了,彼此的联系,就只能是她手中的那个没有多少功能的诺基亚,还有,就是我手中的这个一直不舍得换掉的智能小米了。每次接听到从手中的这个小方块里传过来的声音,不变的是絮絮叨叨,可音色却是一年比一年苍老的了。

她在岁月的那头,用声音做针,以牵挂做线,在距离的裂帛上一针一线的缝补着她的牵挂,以及这个漂游在外的儿子在她记忆里的样子;而在她絮絮叨叨的语言里,有清风明月,有旧年老事,有天凉加衣,有健康美满,还有放心工作,别担心家里老人的句子……,就像是你听她面对面的给你说她记忆里美好岁月里的诸多事,如多年老友似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说生活柴米油盐的琐事,也说川中老家的风土变迁的掌故和新事,声音温柔而苍老。或者,有时,在我来说,这样零零碎碎的句子,散淡,碎语,是不知所云的。

我以前是不大喜欢听的,可是随着年龄的逐年递增,我喜欢听母亲的有一搭没一搭的碎语了。

她常常说,儿啊,你一个人在外头,一定要做好自己。

这样的言语,很久以前不是太明白的,后来,我慢慢的懂了,母亲是在告诉我,要善待工作,善待生活,善待自己,善待他人,有余心爱自己,有余力爱他人,对世间所给予自己的馈赠,心存感激,如此,方能做好自己!

我的文字里,写给母亲的,是的确很少的,这是我深感愧疚的事情。

想想自己曾经青春盛行的时代,凡事求大,求全,总以为挣钱要大,房子要大,所做的工作要大,所要的面子要大,其实,现在静下来想想,其实真不必,很多时候,足够就好。

如此,可以将生活琐细成小资文艺,将人生提炼成生活美学,不喧嚣,也不刻意,对一些功利化的追求可以退避三舍,能够在生命的文字中彼此映照,见心明性。

母亲的话,有时像温淡、柔雅、意境闲适的文字,语言里没有盛大繁丽的夸大告白,也没有市井浮躁的烟火气息,只有寻常生活里的二三琐细,是关于吃茶养花,种菜缝衣,街邻四舍等等柴米油盐酱醋茶日常生活里的寻常事,但我每每可以在这些淡淡的碎语里,看到母亲把朴素的日子盛开成一朵清幽的花,把生活过得如一幅山水的画,一首清凉的诗,把过去过来的岁月统统过成一种优雅的生活美学。

在繁盛喧嚣的城市里过着自己的日子,久了,不可避免的会有浮躁功利的心性生出来,而母亲偶或从电话那头传来的语言,往往可以为这日子带来幽微清雅的美,宛如是一砚老墨,染着了平凡生活的色,蘸上了朴拙的笔,写出一阕山村乡野的生活书卷,平常而大气。

常常想呵,母亲有时不经意里的一些言语,亦如母亲如莲的脾性,即便在这世间为日常的生活,为儿孙的琐事操劳忙碌,但也见素抱朴,以一颗柔软的心,把大千红尘当成一个清修的道场,不尘不垢,在这个素简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

她如清净散人,如朴玉素莲,就那样清清简简的过着日子。

我可以想见她素日里在家中与老友见面相谈甚欢的场景,与邻里煮茶清谈的日常,与孙辈绕膝玩乐的平和,于菜园里锄草扶木的自乐。我想,母亲欢喜清幽的环境,欢喜清简的草木,而她也活得像草木!

母亲,活在日常的逝水流年里,活在寻常的动人日子里,在每一日的清晨黄昏的重复中,过着吹云见日的日子。寻常里,身上衣,篮里菜,瓜田米香,一箪食,一瓢羹,一日日干干净净的过着,全是人间真味。

母亲于我来说,与其说是一位步入古稀的老人,不如说是一位通达随和的妙人,她落落大方的放下城市繁华,与山水结缘,与草木作伴,于一隅山村小镇独守自己的一方清明天地,徜徉在自己精神的饱满世界里,与浮华大千拉开界限,不理纷嚣,不耽俗媚,更不溺于犬马生活的奢靡,只清守住自己内心世界里的风清月明。

我想,我是懂母亲的,毕竟,母子连心!

窗外,风,轻轻的拂过,雨,清清的下着,依旧的流年依旧的我,在千里之外,在厦门的海天世界里,想着母亲,一个通达平和的老人,祈愿您安暖静好!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厦门同安,2015.1.15夜深时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运气豆蔻,走在秋的深处_爱情小说_好法学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