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命归西舞蹈_恐怖惊悚_好管医学网

“怎么可能,这屋子里不就我们两个人么?这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张开颤着声音,低声问小薇。

一想起那个女鬼,张开身上就起鸡皮疙瘩,那晚他和小薇险些死在女鬼手上,而郭磊却没能幸免,惨死在女鬼手上。

第二十七章捉到“半个”鬼

这一发现只把张开惊的魂飞天外,这不是明摆着见鬼了么?“小薇,快跑,那东西是鬼!”张开想喊,可就是出不了声,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上似的,小薇此刻的状况跟他也差不了多少,似乎有一股诡异的力量,控制住二人的身体。

“张开,我这些天一直在想,是不是那晚我拒绝了他,还给了他一耳光,极大的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你知道郭磊老师一贯心高气傲,受不了这种耻辱才一时想不开…………”小薇说。

顿时,保安放松了警惕,纷纷围过来,问道,“楼里不是闹鬼吗?你怎么在里面?”

“也许就是灯坏了吧!看我大惊小怪的。”小薇柔声说。

“你说什么?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死么?”小薇突然瞪大眼睛,之前萎靡不振的状态顿时消失。

白衣男孩没有理我,依然蹲在角落里哭泣,我蹲下身子安慰道,“是不是和你父母走丢了,别怕,我带你去找他们。”

小薇虚脱了一般软软的倒在张开的怀里,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的一幕让他们二人还心有余悸,手机铃声依旧在响着,张开颤抖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是韩龙打来的,他连忙接通了电话。

郭磊的尸体静静的趴在地面上,浓稠的脑浆混合着血液涂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看着眼前的惨状,张开只觉得头脑发懵,胃里一阵翻腾,险些吐出来。

“误会,误会,我是来救你的,刚才我看到有一个色伥鬼跟踪你,所以才冲出来。。。”我说出事实真相。

“咱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黑灯瞎火的,挺瘆人的。”小薇拉起了张开的手,想要带他离开。

这天,他们三个一起走到教学楼楼下的时候,突然身后响起一个尖利的声音,“小薇,你给我站住!”

“去呀,权哥,上面说不定还有更刺激的呢?”游客玩的就是刺激情绪激动的说道。

“小薇,你怎么了?”张开一头雾水,连忙问。小薇没有回答他,而是颤抖的举起手指了指前面的大镜子。

“这么说,你是因为自责才闷闷不乐的,你认为郭磊的死是因为拒绝了他,伤了自尊,对么?”张开问。

我来不及看直播间的飞屏,一心都在教室里面。人头跳来跳去,伸出舌头就冲我扑过来,我抢先一步,飞快的跑到无头的身体那里,拿出符咒一把贴在无头身体上,那人头猛的一颤,笑声变成了嚎叫,我控制住无头身体,那人头也受到影响,好像也遭受着无比的痛苦,我刚想要去捉住人头,那人头冲破窗户,忍着疼痛逃出去了。

“没有啊!什么也没看到啊!你别吓我。”小薇一听张开这么问,不由得浑身一颤,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张开靠了靠。

警笛的呼啸声打破了寂静的校园,警察过来了,他们封锁了现场,勘察之后带走了郭磊老师的尸体。

教师内一会亮一会暗,伴着诡异的笑声,让人不寒而栗。我趁着有光亮的时候,扫了一眼教室里面,没有看到无头鬼的头在哪里,可是那笑声确实就在这间房间啊,实在让人奇怪,到底怎么回事?我心中疑惑不解,

“你是我的小丫小苹果…………”突然,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张开这才响起,这正是自己那部山寨手机的铃声,有人打电话来了,这山寨机的铃声真是大,这音质就别提了,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竟然吓得张开打了个激灵,就是这个激灵,让他全身都松软下来,好像逃脱了梦魇般的禁锢,再看镜子,恐怖的恶鬼竟然消失了,四周的温度也恢复了正常。

三人回头一看,竟然是安雅,只见她怒气冲冲,径直走到小薇面前,双手叉腰,泼妇骂街似的恶狠狠冲小薇吼道,“你这个小狐狸精,今天总算碰到你了,郭磊老师就是你害死的。”

“太刺激了,我感觉自己身临其境一样。”关灯看直播的游客发来飞屏。

“我刚才看到一道白影闪过,好像钻进前面的那面镜子里了,估计是眼花了吧!”张开不敢再多说什么,怕真的吓着小薇。

张开,小薇,还有韩龙,三人一起去教学楼上课,因为张开的关系,小薇和韩龙也熟络起来,成了比较要好的朋友,三人经常一起吃饭,上课,因为外语学院和文学院的固定教室都在一号教学楼,所以三人就经常混在一块。

“我呸!还糊弄人呢,那有鬼,我看你就是那个色鬼,我打死你,臭流氓。”女生挥舞着粉拳就朝我身上乱打,我也不能还手打女人,只好先退几步躲过去。

好了不打扰你了,我要送社长姐姐回宿舍,回头见。”

事后几天,警察对学校与郭磊老师有过接触的老师和学生进行了询问,也询问了出事当晚,综合楼的监控录像,后得出结论是郭磊老师属于自杀,但是原因不明。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白衣女鬼痛苦的挣扎着就飘上二楼消失不见。

张开定睛一看,顿时也吓得汗毛直竖,脊背发凉,双腿如灌了铅,浑身上下动弹不得。

由于郭磊的死,舞蹈社暂停了活动,张开发现小薇因为郭磊的事,受了很大刺激,情绪十分低落,无精打采。张开见了不由十分心疼。

serל�:EO

“咱们走吧!”说着张开扯着小薇的胳膊正要离开,突然发现小薇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小薇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张开。

“王文权,你少贫嘴,你不看看几点了,这都快中午了,你还在睡觉。”晓燕对我吼道。

张开努力扭动着身子,往后瞥了一眼,他竟然发现自己身后空空如也,同时他的余光扫了一眼另一侧的墙壁,墙壁上同样有一面大镜子,然而这面镜子却清晰的映出了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直挺挺的杵在他们身后。

“你还记得我们在舞蹈教室遇到的白衣女鬼么?”张开问。

我回过头对他微微一笑,“多谢关心。”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大楼内。后面的学生吃惊地看着我的背影。

他停下脚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仔细盯着前面不远处的镜子看,“等等,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也有人说他借了高利贷,无法偿还,被人追债,无路可走,才走上绝路。

我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面正好映出了我身后的景象,那是灰蒙蒙的一片,我看到一个披散着头发,像贞子一样的女鬼,身穿一身白色的衣服,吊在半空,头发随风的飘动,眼睛盯着我的后背,和白衣男孩一样的空洞洞的漆黑色的眼睛,没有一点眼白。

“喂,韩龙,啥事!”张开喘着粗气问道。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舞蹈社全体成员全都懵了,顾盼盼和安雅以及其他女孩子痛哭失声,她们敬爱的郭磊老师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了生命,谁也没想到,几十分钟前他还跟舞蹈社的成员谈笑风生,几十分钟后他却变成了一具冰冷丑陋的尸体。

“你就这样上街,不换身衣服?”杜兰指着我说道。

他们面前的镜子里面不知何时映出一个白色的人影,那人一袭白衣,披头散发,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那晚郭磊老师坠楼之后,我在楼顶看到了白衣女鬼的身影。因为当时怕吓着你,所以没敢跟你说。”

“那是什么,就突然出现在权哥的身后?”游客蝴蝶追清风嘴咬着双手,身体颤抖的说道。

难道鬼就是这个样子么?张开心里想,虽然女鬼看着阴森,但是模样并不可怕啊!正当他想长舒一口气时,女鬼突然将头探到张开的肩头,露出一个诡谲的微笑,紧接着女鬼秀气的脸上突然崩裂开来,乌黑的血液从脸上的缝隙中喷溅出来,这张脸瞬间就扭曲变形,血肉模糊,仿佛从地狱爬出的恶鬼,骇人至极。

这件事很快成为校园中师生之间重要的谈资,关于郭磊老师自杀的原因,大家一直众说纷纭。

但接下来我看到的让人心惊胆战,在教室门口,一个无头的白衣身体正在反复的拨弄电灯的开关,啪——啪——啪,电灯开关发出一连串的响声,教室里的灯光一明一暗。

“是啊!我也觉得冷飕飕的。”张开说出这句话并不是信口开河,他确实感觉到自从教室的灯灭了之后,连房间的温度都好像低了好几度。

听张开说完之后,小薇脸色苍白,无力的软了下来,张开连忙扶住了她,小薇嘴唇颤抖的问,“那女鬼到底想干什么?我们会不会也会死?”

很快,直播间的围观群众聚集起来,现在我这是平台排在前三的直播间,有点风吹草动就引起平台的动荡,粉丝们很快就上线观看我的直播。

“我也……不知道啊!”小薇比张开更害怕,听她的声音,她就快哭出来了。

有人说,郭磊自杀是因为感情原因,他虽然年近三十,但是并未结婚,虽然他很优秀,很多女孩子倾心与他,但是他不为所动,深爱着一个女子,一定是那名女子抛弃了他,使郭磊难以接受,才自杀身亡。

诡异的笑声越来越近,我看到有一间教室的灯光一闪一灭,就像有人不断地按灯的开关,我走到这间教室门外,推打开教室的门,对着直播间说道,“这里面好像有点问题,我们先进这间教室看看。”

正当他们要移步离开这里的时候,张开突然发现,一道白影闪进了墙壁的镜子里。

“小薇,我知道你为郭磊老师的死感到难过,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赶快振作起来啊!”张开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小薇,只好说出了一番十分没有营养的客套话。

经过学校小树林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树林的暗处有动静,我大着胆子过去,脚下哗啦一个黑影出来,又是那只黑猫!

“呦,我是不是搅了你的好事啊!行啊!小子动作够快的啊,怪不得这么久才接电话,你是不是跟那妹子正滚床单呐,看你气喘的样儿,虚了吧!

当晚在舞蹈教室的有那么多人,为什么女鬼偏要害死郭磊,其中有何缘由,张开也不清楚。只感觉危险越来越近了,他和小薇恐怕也要步小薇的后尘。

我怀里抱着一个伸着舌头的人头!

张开瞪着前面的镜子,紧张的冷汗直流,原本站在他们身后的女鬼竟然突然动了起来,是的,女鬼正在慢慢朝他俩靠近,靠近,通过镜子映出的影像,女鬼很快就移动到张开的身后,他顿时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袭遍全身,一阵阴风刮过,撩开了女鬼遮面的长发,一张清秀的女人脸露了出来,但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女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似乎并没有在看他们两个。

一个星期过去了,校园里关于郭磊的讨论也没那么热烈了,似乎很多人都已经忘记有郭磊这个人的存在,这才过去一个星期而已,时间就已经抹去了众人关于郭磊的记忆。

突然,白衣女鬼变得十分狂躁,好像十分痛苦似的拽着自己的头发,嚎叫着发疯一样的摇着头,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后退依靠到墙根上,将符咒对准白衣女鬼,女鬼痛苦的哀嚎着,对我张张嘴,我看到她好像再说,——救我。

韩龙不等张开辩解,就挂了电话,他说完了舒坦了,可是张开就糗大了,他这山寨手机的通话质量可是杠杠的,根本不需要开免提,身旁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况且韩龙嗓门那么大,他的话,估计小薇都听得一清二楚。

“嗯!虽然那晚我也认清出郭磊的为人,他既然对我说出这番话,估计也对其他女孩子说过这番话,这样一个滥情的人本不值得我仰慕,况且他还是一名老师,只是我与他并无深仇大恨,如果他因我而死,我这辈子也不会心安。”

我低头一看,身上还穿着睡衣,脚上穿着鞋拖,赶快转身回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对着镜子整理整理头发,这才出门。

“啊!……”张开和小薇几乎异口同声的尖叫起来,他们奋力挣扎,想摆脱恶鬼的魔爪,但是一切都是徒劳,他们依然无法动弹。

“是真的,我没骗你,其实当晚我们乘电梯下楼时,在电梯门闭合的一刹那,我就看到了游荡在走廊里的女鬼。那是我就预感到要出事,没想到是郭磊老师。”

“怎么,还不愿意?”女生对我晃了晃她们手里的古画威胁我说。

不管人们怎么说,张开的心里是十分清楚的,郭磊的死与那个出没在舞蹈教室里的女鬼脱不了干系。

女生们将古画卷起来装进包里,也一同带了出来,这女生就是化成鬼也爱逛街,哎,真是本性难移。

小薇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脸色苍白,双手死死拽住张开的胳膊,依偎在他的身上,瑟瑟发抖。

我对着狗狗叹口气,“你倒是好,还能舒服的躺在我怀里,可怜的就是我啊,就是受累的命。”

张开目光炯炯,强烈的求生欲望和保护小薇的责任感使他心中没有了恐惧,他暗暗在心中呐喊,女鬼,你放马过来吧!只要你敢动小薇一根汗毛,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点点头,“没错,我听说这栋教学楼闹鬼,学生和老师已经都撤离了,我打算到这里探探情况。”

“当然记得,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她太可怕了。”

收好“半个”鬼魂,我走下楼,几个保安才磨磨唧唧的赶过来,几个保安三三两两的组成一对,颤颤巍巍的不敢进去,见我一个人从大楼里出来,都拿手电照在我身上,我眼睛被亮光照的睁不开,用手挡住眼睛的位置。

“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应该要做些什么了,起码要弄清楚女鬼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害人。”

喵!

“小薇,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那就是郭老师的死恐怕不是因为你!”张开考虑再三,准备说出实情。

我听到那诡异的笑声就在我的怀里响起,我惊得寒毛倒立,啪的一声,灯亮了。

“是啊,权哥总算逃过一劫。”龙龙继续说道。

女生追不上我,气的直叫,就在我的身后传来女生高分贝的生气的尖叫声。

我左右一瞧,没有色伥鬼的踪迹,这下尴尬了,这个女生我认识——就是曾经被我撞到过的高分贝女生,这下我是百口莫辩了!

可怜杜兰她们对我不理不管,一点没有替我分担的意思,直到傍晚十分才结束一天的购物,我也终于支撑到了女生宿舍,将一堆的购物袋放到桌子上,将狗狗放到地上,顿时感觉一身轻松。

“王文权,你快出来!”一个女生生气的说道。

几个保安有些失望,全都打开手电,开始进入教室搜索,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最终,学校也是不了了之。

这么一折腾,我没有了睡意,刚起来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真是刺激啊,权哥,够胆!我服你!”游客玩的就是刺激佩服的五体投地,飞速的发来一堆火箭啊,以表示自己的敬仰之心。

我听到楼上传来怪异的笑声,我对着游客们说道,“你们听到上面的声音了吗?我们还要不要上去了?”

我听出是晓燕的声音,懒懒散散的过去开门,我推开门,就看到外面几个女生怒气冲冲的瞪着我,我感觉气氛不对,急忙问到,“怎么了,大清早的,几位姐姐就着急来看我。”

“妈呀,是个人头,吓死我了。”女游客天天向上捂着眼睛说道。

很快就到了商场,我拿出卡对几个女生祈求道吗,“这是我的卡,你们随便刷,我能不能去电影院看场电影,你们逛完街再叫我。”

我来不及转身,就被女鬼压倒在地上,手里的符咒派不上用场,白衣女鬼满嘴的腥气直冲我,一双漆黑色的眼睛愤怒的看着我,伸出红色的舌头,舔在我脸上,黏黏糊糊的,想要把我撕碎,女鬼的头发散落在我的脸上,我感到一阵的冰凉,心想,完了这次,要遭殃。

突然,我听到女生的叫喊声,我心里一惊,色伥鬼动手了,我拿出降鬼符咒,一个箭步冲出去,我快要到女生身边的时候,却不见了色伥鬼的踪影,女生愤怒的转过身,就看到我一个人站在原地。

清晨,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隐隐约约感到脸上又湿又热,我睁眼一看,一个长发美女正趴在我身上,伸出舌头舔我的脸,我看着这个美女的模样有些面熟,有些像朱倩,也有些像杜兰,长发飘飘,娇小可爱,我迷迷糊糊的想要抱住她,向前一抱,却扑了空。

直播间里迅速的就有人发来飞屏问道,“权哥,有情况?”

直播间的礼物不停的刷出,鲜花与掌声围绕着我。

直播间又一阵躁动,胆小的游客吓得闭上眼睛把敢看。

白衣男孩哇呀呀的鬼叫一声,钻进墙里面逃跑了。

“权哥最棒,权哥最棒,”我的忠实粉丝啦啦队,在直播间为我喝彩。

“权哥,小心后面。”手机上我的管理员龙龙发来飞屏警告。

“这会不是晚课时间吗?你匆匆忙忙的跑来干什么?”我看着教学楼灯光明亮,知道这会是晚课世间,不知道这女生出来干什么。

“哎,我当然是人,你们见过有影子的鬼吗?”我指着自己的影子说到。

我上上下下的看了看五层的教学楼,声音是从上面的楼层传下来的,闹鬼的楼层可能就在上面,我从一旁的楼道一阶一阶地往上走,走到二楼的时候,我听到一阵孩子的哭声,我四下一望,就在教师角落里了蹲着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孩子,那孩子背对着我蹲着,哭的很伤心,我赶紧走过去,拍拍孩子的肩膀,“小朋友,你在这里干嘛?你爸妈呢?”

直播间的游客沸腾了,一片欢呼声。

“哎呦,这是谁啊?走路也不看着点。”我感到身体火辣的疼痛,轻揉着自己的胳膊说道。

我闲散的走在校园了里,自从收服了朱倩,打伤了色伥鬼,这几天一直都是风平浪静,吴哥那边一头扎进书堆里不出门,我的直播间,因为有朱倩的原因,也吸引了大量的游客猎奇观看,一跃成为平台最火的直播间,我也是收礼收的手抽筋,靠着朱倩这棵摇钱树,我也是赚足了眼球和粉丝,至于今天花的那点钱,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咯咯咯!

我伸出想要抚摸一下男孩的头,白衣男孩突然转过头,我猛的打个激灵,脊背发凉,白衣男孩一双空洞洞的眼睛看着我,那眼睛里没有一点眼白,黑漆漆的发亮,也看不出白衣男孩的表情,男孩的嘴唇发黑,对我呲牙咧嘴,露出了里面漆黑色的珠子,我额头冷汗直冒,吴成军果然耐不住寂寞,竟然又对这些孤魂野鬼下手,眼前的男孩恐怕就是又一个的受害者。

我的注意力都在白衣男孩上,白衣男孩伸出黑色的手爪朝外扑来,我之所以敢大着胆子进来,是仗着身上带着吴哥给我的降鬼符咒,我将黄色的符咒拿在掌心对着白衣男孩一挥,男孩仿佛对符咒本能的恐惧,双手捂脸身体惊颤的后退,我没有吴哥祖传道术,暂时只能借助符咒的力量驱散他。

“哪里,哪里,我是巴不得呢。”我耷拉着脑袋跟在她们后面。

“有趣,有趣,真想知道头在哪里?”有大胆的游客更加兴奋的叫到。

我拿起那具无头身体,感觉很轻,只有一张纸那么大的重量,我将无头身体像折纸一样左右上下折成了一张A4纸大小,我拿着它,对着直播间的游客们晃一晃,“大家都看到了,这是我们直播间捉到的第二只鬼魂,错了,准确的说是第一只半鬼魂。”

“哼,那可说不准,你看你,都懒到家了,赶紧准备准备跟我们走。”杜兰捂着嘴笑着说道。

我丢下女生,立刻直奔那座教学楼而去,女生看着我高高兴兴的飞奔向教学楼,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第二十六章直播校园闹鬼

“你们看到了吗?他嘴里好像有黑色的珠子,和嫁衣女鬼嘴里的很像。”一位心细的的游客看到了这一细节。

“卧槽,竟然是鬼童,”游客呆呆脱口叫道。

“我呸,我呸,我呸呸。”我将黑猫赶下床,恶心的擦擦舌头,这只黑猫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感觉老跟着我,在办公大楼里,在中央公馆的别墅也见过,现在又出现在我的宿舍,真是有点奇怪。

众女生一致摇头不同意,“那个,我们几个都是弱女子,还缺少个保镖,怎么能少得了你呢。”

咯咯咯!

“哎,少找借口,我看是要我做你们的苦力,给你拿东西吧。”我一脸抑郁的说道。

咯咯咯!

“那身体,竟然没有头。”女游客雯雯心扑腾乱跳,浑身打着哆嗦说道。

“你是人是鬼?”一个保安颤抖的问道。

女生已经气疯了,打不中我急的原地直跺脚。

“嗯,”那女生乖巧的答道。

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它,真是让人觉得奇怪,这只黑猫怎么老是出现呢?我心里正纳闷,走着走着,突然眼前一黑,自己被撞了个正着。

在光亮消逝的前一秒,我看到一道黑影冲进我的怀里,我抱着黑影,感觉像个皮球一样,圆滚滚的。

看来我要是不跟她们走,她们就不让朱倩做直播,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不行!

“不——要——吓——我的——孩子。”我感觉耳朵阴凉一片,那女鬼似乎在我的耳边吹风,女鬼的声音低沉模糊,而且十分的狂躁,张开血盆的大口,伸出黑色的爪子就掐我的脖子。

“现在,我已经进入到了大楼内,”我对着直播间小声地说道,“大楼里现在空无一人,虽然大楼灯火通明,但是却安静的可怕,不时地有巨大的拍打声在楼内传出,像是有人故意在敲打楼道的钢管护栏发出的声音。

我想了想,未免节外生枝,我打算不告诉他们真相,编了个谎话,“啊,什么鬼,我不知道,我就是在里面借个厕所,出来就被你们围住了。”

“妈呀,刚才太危险了,你没事吧,权哥,”管理员龙龙发来问候。

“我先回去了。”我向几个女生打声招呼,没想到,女生们只顾开心的试衣服鞋子,完全没功夫理会我,我默默的走出宿舍,关上了门,里面的女生还在叽叽喳喳的相互讨论衣服好不好看。

“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急忙解释道。

“好吧,我答应过你们要送礼物就一定做得到。”我边往外边说道。

闹鬼教学楼下,学生们慌慌张张的四散走出来,三三两两的拍着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不错,不愧是平台前三的直播间,这直播质量没的说,以后我就你的忠实粉丝了。”第一次来看我直播的游客称赞说道。

“终于解脱了。”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今天的遭遇比遇着嫁衣女鬼的时候都可怕,吴哥倒是躲得远远的,这几天吴哥告诉我们,他要专心的钻研爷爷留给的道书古籍,从中找到护住朱倩三魂七魄的办法,只丢下我一个人受苦受累。

我看着手机上的飞屏,这里面有说上去的,有反对的,不过,同意上去的居多。我一咬牙,这刚刚成为平台前三的直播间,我得拿出气势来稳定我的人气,狠下心来说道,“走,上去!”

“不要,权哥,刚刚就很危险,说不定上去更危险,”女游客关心的说道。

“这会不上课了,你不知道吧,教学楼闹鬼了。”女生对我神秘的说道。

我看了看几位女生,全都穿戴整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想到昨天我好像答应她们要送她们礼物的,笑着说道,“啊,明白,明白,这么着急干嘛?我刚睡醒,再说,你们还怕我耍赖吗?”

第二十五章风平浪静的一天

“算了,我看你也不相信我,我先走了,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真相的。”我冲女生喊了一句,远远的躲开了。

看着我兴奋的样子,女生以为我犯病了,呆呆的指着一座远处的教学楼说道,“就在那里。”

“哦?”我眼前一亮,别人听到闹鬼第一反应是害怕,我却兴奋无比,这不正是做直播的好时机嘛,急忙拉着女生问道,“闹鬼的教学楼在哪里?快告诉我!”

我又听到一阵笑声传来,我的也手心不住地出汗,我将降鬼符咒拿在手里,时刻防备出现意外。

人头张着红色的大嘴,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长长的红色舌头伸出外面,漆黑的眼睛黑洞洞的一片。

我小心的穿过楼道来到了三楼的教室。

我离开教学大楼,准备拿着“半个“鬼魂去给吴哥研究一下,刚走没多远,我看到让我非常熟悉的一双红色鬼爪!色伥鬼就在前面不远处,我能看到他的背影躲在墙角。

“权哥总是带着我经历丰富的人生,感谢权哥。”

咚咚咚!咚咚咚!

我看了看,撞我的人是一个漂亮的女学生,这会神色慌张的,其实,被撞一下也没什么,我缓过神,随口问道,“你是学校的女生?”

咯咯咯!

宿舍里,女生开开心心的互相炫耀着新买的衣服,包包,鞋子,手机,把我晾在一边,只有那只泰迪狗跑过来,对我摇头晃脑,还是狗对我好啊!

我打开手机的直播间,大步的就向楼内走去,刚往里走,就被几个男学生叫住,“这位同学,你干嘛去啊,里面正闹鬼呢,教导员都走了,让我们赶快离开,免得出意外。”

我请几个女生吃过饭,见时间还早,有闲逛半天,我的怀里又多了几个装衣服,包包,鞋子的袋子,但有一件东西不一样,不能放进袋子里,只好抱着,就是那只宠物狗泰迪,泰迪狗狗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世界,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在那几个女生,一副天然萌。

啪的一声,突然教室漆黑一片,灯灭了。

几个女生说说笑笑的,从一楼到五楼逛了个遍,买少试多,到了试衣间就拿出古画,让朱倩也出来一起试穿。直到下午时分,才买齐了东西,我无聊的跟在她们身后,手里提着满满的的购物袋,累的我是双肩酸软。你说说,这些女生逛个街怎么就这么大精神,我都累的是气喘吁吁,她们还精气神饱满,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猛然惊醒,原来刚才在做梦,我左右一看,我的床头,有一只黑猫正在那里卧着,难道刚才舔我脸的是这只黑猫?

啊——

“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刚才我没看到那一幕,却偏偏看到了这里,哈哈哈,不亏,不亏。”游客温柔的故乡的感叹的说道。

“死变态,臭流氓。敢摸我得屁股。”高挑的女生满脸的愤怒,高耸的胸脯急速的起伏着。

我徜徉在大家都喝彩当中,被万人追捧真的很不错,我内心里也是很得意万分,虽然这次只捉住“半个”鬼魂,但也算是独自完成的,是一次很大的进步,我在心里不住地夸赞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没事吧。”一个女生慌张的说道。

“你看他那双眼睛,盯得人心里发毛。”小女游客粉红玫瑰娇声娇气的说道。

“不一般,就是不一般,权哥竟然拿着鬼魂折纸玩,小弟佩服,佩服。”有人拍马屁说道。

白衣男孩的出现引起直播间一阵躁动,游客们全神贯注的盯着直播间,不断地发来飞屏。

“对啊,他有影子,怎么可能是鬼?”另一个保安说到。

腾的一下,我将怀里的人头丢出去,那人头咯咯咯的笑着,像皮球一样在地上不断地跳来跳去。

“呼——”我长呼一口气,“没事,刚才确实吓人,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也不知道白衣女鬼为什么突然发疯,不然,结果就不好说了。”

我悄悄的跟过去,发现色伥鬼正在偷窥一个女生,色伥鬼是在跟踪女生!色伥鬼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盯着女生的屁股,腰肢,根本没有注意我的存在,我小心的跟在色伥鬼的后面。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命归西舞蹈_恐怖惊悚_好管医学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