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锦云忆毛润之的后一句话_军事历史_好法学网

[史海秘闻 历史秘闻]导读:孟锦云回忆说:1976年9月8日晚7时10分,毛主席对她说了后一句话:“我很难受,叫医生来!”

孟锦云回忆这一次会见,说毛面色憔悴、表情麻木,身体已缺乏自控能力,口水不断流出,需要不断取纸擦拭。陈长江回忆与此一致。

病痛中看电影转移注意力

病情严重,毛泽东依然既不愿意吃药也不愿意打针,坚持“自力更生”——依靠自身的抵抗力,不靠“外援”——打针吃药,几经医生劝说方才同意插鼻饲管。

一生干了两件事

“毛主席的医疗组是在他病情危重时根据需要临时组织的,一共只有两次,每次时间都不长。第一次是1971年至1972年主席病重期间组织的,前后一年多时间;第二次是1974年6月中旬由神经科和内科专家会诊时提出,经中央批准成立的,直到主席逝世,共两年多。我是第二次医疗组专家成员,当时是北京医院神经科主任、教授。”在王新德的印象里,李志绥的确当过第一次医疗组组长,但后来由曾任北京医院院长、心内科主任的吴洁接任。第二次医疗组成立时,“李志绥是中南海门诊大夫,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根本就没有宣布由他任医疗组组长。”加入第二次医疗组后,王新德对李志绥的表现极为反感:“凡是重要的医疗讨论和作决定的时候,或是在抢救的时候,李志绥都向后缩。毛主席心肌梗塞抢救时,李志绥又是向后缩。”

九一三事件发生后,那几天毛泽东一直睡不好,也很少说话。1971年冬天以后,大叶性肺炎等疾病时轻时重地一直困扰着他。1972年1月13日,肺心病发作,高烧、严重缺氧,突然休克。抢救过来后,他的听力逐年减退,继而又双腿浮肿、步履艰难。1973年眼睛白内障,视力急剧减退,他讨厌摄影灯光在书房里闪动,限定摄影不得超过3分钟。1973年8月,召开党的十大时,他勉强参加,预先从中南海游泳池住处搬进人民大会堂118厅暂住,以便在代表们进场之前先扶他坐于主席台上,免得让人看出他的健康真相。会间他无法独自起立,散会时本应全场起立鼓掌欢送他离开,只好改为所有代表离开之后再由人扶他回到居处。

他讲话困难,只能从喉咙中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字句,毛泽东同其他人讲话时,需要张玉凤在场,别人听不清时,她学说一遍。有时毛泽东讲话模糊不清,她也是通过口型和表情揣摩。而毛泽东语言障碍最严重时,只能由毛自己用笔写出其所思所想。而且,后来毛泽东行动困难,两腿不能行走,只能靠人搀扶。

1973年,80岁的毛泽东依然忙碌着国家大事,但各种疾病,尤其是老年性白内障令他十分苦恼,有时只能模模糊糊地看清眼前的手指。为了给毛泽东治疗,专家们反复讨论眼科手术方案,各自陈述见解,分析病情,然后决定由眼科大夫唐由之主刀。

毛泽东希望通过“文革”的大乱进而大治,发动之初并没有想到时间会拖得那么长。1967年他在巡视大江南北时说,“文化大革命”不能再搞了,明年春天一定要结束,然后召开九大。但事与愿违,1969年4月九大过后,运动愈演愈烈,局势的发展他已难以驾驭。

李海文对《毛传》中的记载也有不同意见。毛泽东诞辰百年时曾播放电视文献片《毛泽东》,其中即有毛泽东说这段话的情节。当时李海文在华国锋家做采访,华国锋即对其说,这段情节是错的,主席从来没对他说过这段话。所以,李海文对此提出质疑。

搬进202别墅的当晚下大雨,又有较强的余震,但室内几乎没什么感觉。主席醒来执意要回泳池的老住所,但得知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决定后,他显得无可奈何,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既然是常委们的决定,只好如此。”43天后,毛泽东于1976年9月9日零时10分在202别墅病逝。

而窦应泰在《党史博采》上发表的《鲜为人知的毛泽东晚年痼疾》一文中也提到:“9月8日入夜不久,毛泽东感到心脏不适。医生们赶来之后,急忙把一枚氧气管小心地安放在他的鼻口处,几分钟后毛泽东的呼吸恢复正常。但他从此便陷入长久的昏迷中没有醒来。”9月11日夜,毛泽东的遗体运出中南海,20日凌晨转移到769地下室保存。

毛泽东晚年手记:你办事,我放心

那天,房间外面站满了工作人员和医护人员。虽然知道主席生前的愿望是火化,但大家还是对第一副主席华国锋及其他常委表示:“能不能把主席留下来,让全国人民再看看主席?”华国锋专门在屋里组织开会,进行商议,最后决定对主席遗体采取防腐措施。在我的记忆中,主席永远是我最后一次理完发“在休息”的安详模样。

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回忆说:根据医疗记录,前一天——8日,医务人员几次将他从死神手中抢救过来。他精神稍好,还坚持要批阅文件、读书,前后阅读了11次,阅读时间合计为两小时50分钟(见李敏着《我的爸爸毛泽东》第353-354页,辽宁出版社,2001年)。9月8日一整天,毛泽东的上下肢插着静脉输液管,胸部安有心电监护导线,鼻孔插着鼻饲管,视力又早就不好,想来文件和书都是由工作人员托着给他看或念给他听的。

1976年,毛泽东对内的公务活动只有八次,主要集中在1月份和4月份,根据披露的材料,毛泽东的谈话已非常简短,有时甚至只是用一些单词和词组表达。

要说服主席接受手术,的确有些难。“听别人说,主席对医生说的话,十句话里只信三句。主席这个人很好强,宁愿靠自己身体里的抵抗力来克服病痛。另外,主席也担心医生怕他不重视,将三分病说成五六分、七八分。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因为治病影响工作。眼睛看不清,他也照常工作。”唐由之曾经对记者回忆说。

1976年春天,毛泽东病情危重,发生过两次严重的心肌梗塞,虽都经抢救脱险,但身体从此愈加虚弱。5月12日,他会见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由张玉凤和孟锦云搀扶着先到游泳池接见大厅等着客人,客人在华国锋陪同下来了,他刚站起来同客人握手,却一下跌坐椅上。5月27日,他以极大的毅力后一次会见外宾——巴基斯坦总理布托,讲话的声音小而含糊,要由他的侄女王海容听清楚后先译成普通话,再译成英语。6月,在住处同华国锋等谈话,他说:我一生做了两件事情。一件是打倒了蒋介石,把蒋介石赶到台湾,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一件是胜利地进行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1989年,张玉凤在《炎黄子孙》杂志第一期撰文《毛泽东周恩来晚年二三事》,这是张玉凤自己写下的唯一公开发表的文字。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1975年10月下旬,毛泽东的身体情况即不不能让人乐观。

最固执的病人

1974年冬天,毛泽东吞咽有困难,需人喂食,除患有老年白内障和运动神经元萎缩症之外,又患上肺心病、冠心病和血中含氧过低症。1975年10月21日,毛泽东在会见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时,指着自己的头说:“这部分很正常,我能吃能睡。”又拍拍大腿,“这部分不大好使,走路时有些站不住,另外,肺也有点毛病”。12月2日,在会见美国总统福特、国务卿基辛格时,他说:“一句话,我的身体状况不好……我与上帝有个约会,我很快就要去见上帝了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毛主席晚年曾说自己一生干了两件事,这段话是真是假,一度引起热议。12月24日,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韩钢来到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做了一场讲座,题为领袖暮年:1976年的毛泽东。讲座中,韩教授从几个方面讲述了1976年毛泽东的政治生活和个人生活。

主席去世后几个小时,我接到通知,最后一次为主席理发,整理遗容。这是我最艰难的一次经历,整个人被掏空了,流不出泪来。来到主席身旁,老人家那么安详,好像就是在休息。我跪下来给他理鬓角的头发,然后平躺在他身旁,为他修剪耳后和后脑勺的头发。我最后一次给主席精心地刮了胡子,擦了脸,老人家看上去又精神很多。

孟锦云回忆说:9月8日晚7时10分,他对她说了后一句话:“我很难受,叫医生来!”(见《中外文摘》2008年第四期第41页《陪伴毛主席度过后一刻》)接着昏迷、血压下降,使用药物都难以维持。9日零时4分,他的口鼻抽吸了两下,血压测不到。零时6分,自主呼吸完全消失。零时10分,这位伟人走完了他非凡的一生!

据孟锦云、陈长江回忆,毛泽东会见李光耀时,原本想自己站起来迎接,但由于实在无力站起,只好由张玉凤、孟锦云搀扶站起来。而5月27日会见布托时,毛泽东始终是坐在沙发上,从始至终都没有站起来。

口述:周福明、吴连登、孟进鸿、王明富、王鹤滨、黄建新,整理:刘畅、张忆耕、王乐然

毛泽东的卫士兼理发员周福明回忆说,9月8日他还用铅笔在其为之端着的纸上划了3横,又在床头点了3下,周福明问:“主席,您是不是要看有关三木的消息?”他点头。三木即当年日本首相三木武夫,当时正参加日本大选。病重的他仍然关注着三木的动态(见《读报参考》2008年4月中第61-62页《毛泽东“三大卫士”之周福明》)。

韩教授则认为,这段话透露出的孤独苍凉,恰是毛泽东晚年的真实心境。这与林彪事件对毛泽东的心理打击有关,也与其晚年的政治生活有关。

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和耐心的说服工作,毛泽东终于同意在1975年7月23日进行手术。手术只有几分钟,进行得非常顺利。术后不久,毛泽东觉得自己能正常看书了,固执地要求拿掉眼睛上的纱布,但唐由之觉得切口尚未完全愈合,眼睛容易感染,不同意这样做。毛泽东有些不耐烦,唐由之却坚持:“主席,平时您是领袖,我们都应该听您的。但今天我是医生,您是病人,您得听我的。”

1976年8月26日,毛泽东心脏病又一次发作,经常处于昏迷状态,由北京医院、阜外医院、解放军总医院、解放军305医院、北京同仁医院选派专家和优秀护理人员组成医疗小组负责救治。病情如此危急,他还向工作人员索要宋代洪迈的《容斋随笔》。弥留之际,在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们轮流坐镇病房。一次,当叶剑英站到他的病床前,见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动动手臂、翕动嘴唇好像要对叶剑英说些什么,但说不出来。叶剑英紧握他的手,又急又悲,伫立良久方才退回。

那段广为流传的两件大事的谈话如行云流水,语气连贯,逻辑谨严,思维清晰。韩教授认为,以上述当事人所忆毛泽东的身体状况,1976年6月已不大可能讲得出来。既然华国锋自己表示并未听毛泽东说过这段话,那么,这段话更有可能是在1月8日以后到1月28日这段时间。

还有不少人,根据“毛泽东比较容易听取他人意见或建议”,推断他乐于接受医生的治疗方案。事实上,他常为了坚持工作而“不遵医嘱”。

那么,究竟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毛泽东到底有没有说过这么一段话,如果有,又是何时说的呢?

1975年11月初,眼科医疗小组顺利完成使命。离开中南海前,毛泽东高兴地和唐由之带队的医疗小组合影留念。

1976年毛泽东会见外宾共有六次,而此前的1975年据公开报道有17次。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11975 年11 月,毛泽东与医疗小组人员合影,后排左三为唐由之。

看其字:1976年毛泽东写了多少字,书法如何?

已故医学专家王新德在1974年夏被抽调为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曾直接参与或负责毛泽东、周恩来等多位中央领导和外国元首的医疗保健工作。2002年,王新德生前第一次接受专访,曾专门对相关问题进行过澄清。

其实,大陆公开出版物中最早引用毛泽东一生干了两件事谈话的,是国防大学教授王年一著《大动乱的年代》一书。他在书中的注释称,所引的这段话具体时间不详,有1月13日、6月15日两种说法。

从1970年开始,繁重的工作令毛泽东的身体情况急转直下,肺炎、心血管疾病缠上了他,但他每天都在病痛的折磨中坚持工作,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至今回忆起来,周福明仍十分心疼。

毛泽东晚年身体情况如何?目前只能根据当事人的回忆进行了解,韩教授比较看重的是毛泽东晚年的机要秘书张玉凤、护理人员孟锦云及警卫队队长陈长江等人的回忆。

说到毛泽东的健康真相,海外出版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曾一度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不约而同地怒斥:“这本书的内容很多都是假的,是胡说八道”。

第一件是1月9日关于周恩来丧事报告的批阅文件,只有两个字同意。最后一件是6月25日毛泽东与华国锋谈话时所写的纸条,也只有七个字:国内问题要注意。所有批件加在一起共19件,其中只批两个字的有9件,多是同意、照办、可以一类文字。

两人争执了很久,最后唐由之只能采取折中的办法,请人特制了一副眼镜让毛泽东戴上:眼镜由塑料制成,左眼这边,中间是一块11度的镜片,周边有网眼状小孔,能扣在眼周边的脸上。这样,左眼既能看得见,手又碰不着,东西还不会掉进去。

毛泽东这年第四次外事活动,是4月30日会见新西兰总理马尔登,会见时间30分钟。前三次毛泽东会见国外领导人还可以站着,而从这一次开始,毛泽东就是坐着会见国外领导人了。5月12日,毛会见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时长20分钟。

1976年6月,主席因心肌梗塞已被抢救过一次,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病情一直不见好转。7月28日,唐山大地震。凌晨时分,大地突然颤动起来,泳池卧室的门窗玻璃“哗啦啦”地响个不停,地下也有拖拉机般轰轰的响声,主席的病榻摇晃不止。工作人员冲进主席的房间,找到一个大被单,几个人拉住四角,罩在主席的床铺上面。我冲到床前,抱着主席的头,弓下身挡住,以防止掉下东西砸着他。天亮后,我们发现中南海东八所的几段院墙和围绕中南海的大墙多处震倒,少数房子被震塌。经医生同意,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把主席用担架转移到抗震能力很强的202别墅。

毛泽东的书法在中共高层领导人中,无人能出其右。据官方出版的《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披露,1976年毛泽东写出的批示有15件。

主席特别难受的时候,坐那看书,脸上的汗就直往外冒,这说明他心脏或者哪里已经很不舒服了。我们就问他:“主席,是不是让大夫给您看看?”他说:“不用,没事,看看电影。”我们工作人员就赶快架机器。美国有个电影叫《出水芙蓉》,主席非常喜欢那个片子。这样一转移了注意力,他就可以喝口水、抽口烟,跟边上的人聊聊天了,身体也舒服些。

1976年5月27日,毛泽东会见布托

那么,究竟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毛泽东到底有没有说过这么一段话,如果有,又是何时说的呢?

毛泽东会见穆巴拉克,这是他最后一次站着接见外宾

既然是又一次谈到,那么前一次谈到是什么时候呢?《毛传》中介绍说,大概是1972年、1973年的时候毛泽东说过这样的话,其依据的材料是毛泽东晚年身边的两位工作人员吴旭君和张玉凤的回忆,她们表示毛泽东会见尼克松后曾对其说一生干了两件事。而韩教授根据他所见材料说,叶剑英会议中确曾提到毛说的这两件事,但是语言表述上并不如此。

第一次是1976年2月23日会见尼克松,会见时间有100分钟。3月17日会见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凯山.丰威汉,时长35分钟。一个月后,4月20日会见埃及副总统穆巴拉克,时间多久目前不详。

《炎黄子孙》1989年第1期

2013年,中央文献研究办公室出版《毛泽东年谱》,在引一生干了两件事时,文字较之《毛传》已有所调整。《年谱》中这段话的内容引自叶剑英的讲话,编者在书中表示社会上确实流传有毛泽东一生干了两件大事谈话,但是本书编者没有查到档案根据以及其他第一手材料。应该说,编者是比较谨慎的。但是李海文对此说法依然不认同。

毛泽东一生干了两件事谈话第一次被官方正式发表在出版物上,是2003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书中说,1976年毛泽东在住处召见华国锋等,又一次谈到自己一生中两件大事,然后说了上述这一段话。书中对这段话的注释是:参见叶剑英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记录,1977年3月22日。

对此,韩教授说,王书中引的这段话很可能并无权威的根据,应该是社会上散播出来的材料。毛泽东还在世的时候,社会上就已流传有这样的手抄材料。韩教授举于光远的笔记以及他搜集的民间史料为证。这样的材料,韩教授个人收集的至少有十种。

今年5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李海文在上海《世纪》杂志撰文讨论毛泽东一生干了两件事谈话的真假问题,对2013年版《毛泽东年谱》中的相关记载提出质疑。他认为,这段话并不是真的,编入《毛泽东年谱》不合适。一个多月后,香港《领导者》杂志6月号刊出余汝信的文章,支持李海文研究员。他认为毛泽东晚年并没有说过这段话,只是社会上散播出来这样的资料之后,因与1980年代整党的思路一致,才有了这份毛泽东政治遗嘱。

为什么认为毛泽东有可能说过这段话?韩教授说,这段话与毛泽东1976年的心境相吻合。否认有此谈话的研究者以为,这段话透露出的是一种灰暗消极的基调,而毛泽东当时依然有很积极的心态,两者不相符合。

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在诸多关于毛泽东一生干了两件事的记载中,谈话对象各有不同,谈话时间也不统一。能够肯定的是,在毛泽东逝世前,这段话即已在社会上传出。

另外,《毛传》中多次引用张玉凤的非公开表文字,从中可以看出:从1973年开始,毛泽东手抖得非常厉害,不能自己吃饭,要靠人喂。他患有白内障,情绪烦躁,不愿见人,吃饭、喝水也很困难,至于1976年四五月间,毛每餐进食只有一两勺。而孟锦云、陈长江的说法完全可以印证张玉凤的说法。可见,1976年毛泽东的身体情况已经非常不好了。

听他们说:晚年毛泽东生活如何?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2

这段话被收入2013年出版的《毛泽东年谱》中。

最长的一件,是给复旦大学刘大杰教授的复信,连标点符号加起来共有86字。

1976年9月10日《人民日报》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永垂不朽。

5月27日,毛泽东会见巴基斯坦总理布托,时间仅仅10分钟。这是毛泽东一生最后一次会见外宾。

即便是手书,也看得出来,毛泽东的手抖得厉害,有的字迹如果不看上下文,已经很难辨认。

争议缘起:一段话的诸多版本

毛泽东一段颇有争议的话:

观其人:1976年毛泽东参加活动已是力不从心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孟锦云忆毛润之的后一句话_军事历史_好法学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