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的奇妙之旅--------会有人来的。

  当然,严格说来,他是不孤独的。卢修斯·克拉克的商店里有的是玩具娃娃——贵妇娃娃,婴儿娃娃,眼睛可以开合的娃娃,眼睛是画上去的娃娃,打扮成女王的娃娃和身穿水手服的娃娃。

第二十五章

从前,哦奇妙的从前,有一只陶瓷兔子。他有着长长的耳朵,画上去的、总是凝望星空的、蓝色的眼睛。

  爱德华过去从来没有留意过娃娃。他觉得它们很讨厌,成天嘁嘁喳喳的,还很自负。架子上的第一个同伴,一个绿玻璃眼珠、红嘴唇、棕黑头发的瓷娃娃使他的这一看法更加坚定不移了。她身穿一条长及膝盖的缎子的绿色连衣裙。

当然了,客观来说,爱德华并不是孤身一人。卢修斯·克拉克的店铺里有很多玩具娃娃———女玩具娃娃,婴儿玩具娃娃,眼睛睁开的玩具娃娃,眼睛紧闭的玩具娃娃,手绘眼睛的玩具娃娃,打扮得像女王的玩具娃娃,穿水手制服的玩具娃娃。

图片 1

  “你是谁?”当爱德华被挨着她放在架子上时她用高高的声调问道。

爱德华压根儿就瞧不起玩具娃娃。他发现它们惹人厌,以自我为中心,聒噪,虚荣。这一观点马上被他的第一个搁板同伴印证了,那是一个瓷娃娃,绿色的玻璃眼睛,红嘴唇,深褐色头发。她穿着及膝的绿色缎裙。

爱德华

  “我是一只小兔子。”爱德华说。

“你是个什么东西?”当爱德华被安置在她旁边时,她用尖锐的声音说。

他被埃及街上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深沉地爱着。嗯呐阿比林热爱着她的小兔子爱德华。

  那娃娃小声地尖叫了一声。“你来错地方了,”她说,“这是一家玩具娃娃商店。不是小兔子商店。”

“我是一只兔子。”爱德华说。

她紧紧地拥抱着他,为他换上考究的丝绸衣服。

  爱德华什么也没有说。

玩具娃娃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吱吱声。“你来错地方了,”她说,“这里是玩具商店。不是兔子商店。”

每个夜晚来临时,她对着爱德华的长耳朵柔声说:“我爱你,爱德华。”然后她在那张紧挨着爱德华的小床的大床上,沉沉地睡去。

  “走开!”那娃娃说。

爱德华沉默不语。

这时候,爱德华透过窗帘的缝隙向满天的星星们投去他的目光,啊多么美好的、发着柔光,还眨巴着眼睛的小精灵啊。

  我当然也愿意走开,”爱德华说,“不过很显然我做不到。”

“嘘。”那个玩具娃娃说。

他好奇它们是否也有名字。是什么使它们如此明亮地发着光呢?

  沉默了很长时间以后。那娃娃说:“我希望你不要期望会有人来把你买走。”

“我也想发出嘘声,”爱德华说,“但很明显我不行。”

然后他思考着这些问题,直到太阳伸展着翅膀把它的情绪撒向大地。

  爱德华仍然什么也没有说。

一阵长时间的静默之后,玩具娃娃说:“我希望你有自知之明,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买你。”

他的陶瓷脑袋里装着星空和一个公主变疣猪的故事。

  “到这里来的人要的是娃娃,而不是小兔子。他们要我这样的婴儿娃娃或高贵的娃娃,穿着漂亮的连衣裙的娃娃,眼睛可以开合的娃娃。”

爱德华有一次沉默不语。

图片 2

  “我对于被人买走没有兴趣。”爱德华说。

“来这儿的人想要的是玩具娃娃,而不是兔子。他们想要婴儿玩具娃娃,或者像我这样优雅的玩具娃娃,穿着漂亮的裙子,眼睛可以睁开也可以闭上。”

公主和疣猪

  那娃娃倒抽了口气。“你不想有人来把你买走吗?”她说,“你不想为一个爱你的小女孩所拥有吗?”

“我对被买不感兴趣。”爱德华说。

那是个悲伤的故事,时时撼动着爱德华的心扉。

  萨拉·鲁思!阿比林!她们的名字就像一首凄美的歌曲的音符一样从爱德华的头脑中掠过。

玩具娃娃惊讶得倒吸一口气。“你不想有人买你?”她说,“你不想属于一个爱你的小女孩吗?”

可是,爱德华这样一个自命不凡的兔子,又怎么会懂得这个故事的含义呢?

  “我已经被爱过了,”爱德华说,“我曾被一个名叫阿比林的小女孩爱过。我曾被一个渔夫和他的妻子还有一个流浪汉和他的狗爱过。我曾被一个吹口琴的男孩和一个已死去的女孩爱过。不要对我谈什么爱,”他说道,“我懂得爱。”

莎拉·露丝!阿比林!她们的名字就像一首既悲伤又甜蜜的歌曲的音符般通过爱德华的大脑。

那不过是一个同样自命不凡、不懂爱人的公主被巫婆变作疣猪的故事。

  这番充满激情的话使爱德华的架子上的伙伴半天默然无语。

“我被爱过,”爱德华说,“一个名叫阿比林的女孩爱过我。一个渔夫和他的妻子爱过我。一个流浪汉和他的狗爱过我。一个吹奏口琴的男孩爱过我。一个死去了的女孩爱过我。不要跟我谈论爱。”他说,“我已经知道爱了。”

爱德华一点儿也不担心。他因被阿比林深爱而十分骄傲。

  “哦,”她终于开口了,“不过,我的观点仍然是没有人会来把你买走的。”

这篇激昂的演讲让爱德华的搁板同伴闭嘴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他是只非常体面的兔子。“我是多么的风度翩翩啊!”爱德华心想,“我什么也不用做,就已经被人捧在手心细致呵护了。”

  他们彼此不再说话了。那个娃娃两周以后被卖给了一位祖母,她是买给她的孙子的。“是的,”她对卢修斯·克拉克说,“就要那里的那个,穿绿色连衣裙的那个。她非常可爱。”

“好吧,”她最后说,“同样的,我的观点是不会有人买你。”

图片 3

  “好的,”卢修斯说,“是她不是?”他快速地把那娃娃从架子上取下来。

他们再也没有彼此说过话。两周后,那个玩具娃娃被一位奶奶买走了,她买玩具娃娃给她的孙儿。“是的,”她对卢修斯·克拉克说,“那边那一个,穿绿色裙子那一个。她非常漂亮。”

和阿比林在一起的时光

  再见。她总算走了,爱德华想。

“是的,”卢修斯说,“她确实漂亮,谁说不是呢?”他把那个玩具娃娃从搁板上拉下来。

你看,他的小主人阿比林,甚至离不开他。

  那小兔子旁边的位子空缺了一段时间。日复一日,商店的大门开开合合,照进清晨的阳光或下午晚些时候的阳光,激动着店内娃娃们的心。他们都希望当店门大开的时候,这一回,这一回走进商店的是会把他们买走的那个人。

再见,总算摆脱了,爱德华想。

当全家去计划去英国旅行时,阿比林已细心打点好爱德华的行李——一只精致的小皮箱和几套衣物。

  爱德华是唯一一个持相反态度的。他并不希望被买走,不让他的心为此而激动。他为此而感到自豪。他为他自己能保持心态的平静、心扉紧闭而感到自豪。

兔子旁边空出来的位子空了一段时间。日复一日,店铺的门开开合合,投进晨光和夕阳,也牵动着里面的玩具娃娃的心,它们都想,这一次门打开,就是这一次,走进店铺的人就是想要买它们的人。

而后他们在暮春时节登上了轮船。

  我已经绝望了。爱德华·图鲁恩想。

爱德华是一个另类。他为自己不怀希望而自豪,他不准自己的心在自己身体里被牵动。他为自己能让心保持安静不动,紧闭不出而自豪。

这只奇特的小兔子,迅速引起了众多关注。这其中,还包括两个调皮的、嘲讽爱德华的小男孩。

  后来一天的薄暮时分,就在卢修斯·克拉克关闭商店之前,他把另一个玩具娃娃放在架子上爱德华的旁边。

爱德华·杜兰想,我不要希望。

他们扒掉小兔子的衣服,并把他在船上抛来抛去。

然后,一天黄昏,就在卢修斯·克拉克准备关张之前,他放了另外一个玩具娃娃在爱德华旁边。

再后来,爱德华落海了。


图片 4

注:原文出处为英文原版,作者为KateDiCamilo,出版社为 Candlewick Press

落海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他飞过蔚蓝大海的上空,听见阿比林在身后呼唤他的名字。那声音像是从遥远的过去传来。

“爱德华,回来吧!”

来不及了。

他沉啊,沉啊,眼见着包裹他的海水由蓝变绿,再由绿变蓝,最后他没入深邃的黑暗里,陷入泥淖。

爱德华感到了恐惧,这和夜空一样的漆黑的海底一点儿也不友好。

这一定是他离星星最远的一次,他想。很快,他放弃了先前的疑问:一只瓷兔子会被淹死吗?

一只瓷兔子怎么会死呢?

爱德华对自己说,阿比林一定会来的,就像从前一样。当大的指针停在十二点,小的指针移到三点时,阿比林就从学校回来了。

可惜他的怀表还在船上。

他只好默默地数着时间。

几个小时过去了。接着几天过去了。接着几个星期过去了。接着几个月过去了。

阿比林没有来。

日子没有任何变化,也无半点生气。

在他落海的第二百九十七天,一场风暴打破了平静。

海水嘶吼着,翻滚着,像在回应风暴的搅扰。为了表达愤怒,它甚至疯狂地转动自己,并反复掀打着它的俘虏——那只陶瓷小兔子,任由它在不同的温度、光线里来回颠簸切换。

救救我,爱德华想。我不能再回到海底了。那里看不到星星,只有刺骨的冰冷。

一张渔网听到了他的心声,适时地兜住这只赤身裸体的兔子,连同各色活蹦乱跳的鱼儿。

适应了太阳散射的强烈光线后,爱德华看到一个灰白头发的老人。

图片 5

得救

这位老人小心翼翼地把爱德华扛着左肩上,把他带到一位老太太面前。

爱德华、劳伦斯、内莉,和他们的小绿屋一起,过着甜美的日子。

有时他嗅着烘焙的香气,听内莉聊起她的孩子们。不同于之前和阿比林的对话,他觉得内莉嘴里谈论着的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

她的女儿、在军队服役的男孩,还有早早夭折的,她的小宝贝。

有时他坐在劳伦斯的肩上,看着烟斗指的方向,仰视星空,耳畔响起那些星座的名字。

日子异常恬静。

图片 6

内莉和劳伦斯

但是,某一天,一个嗓门巨大、形容粗鲁的女人的到来,使这一切化为泡影,并深深地印证了那一句“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那是内莉和劳伦斯的女儿。

她揪着爱德华的耳朵,把他头朝下塞进垃圾桶,紧接着,提起垃圾桶准备坐卡车离开。

厨房里传来内莉的声音:“再见!”

爱德华感到他的瓷胸膛深处什么地方一阵剧烈的疼痛。

他的心第一次对他大声喊叫起来。

它只说了两个词:内莉。劳伦斯。

图片 7

世界是由垃圾构成的?

而后他被抛到垃圾堆上。

第一天夜晚,爱德华仰望繁星,从星光中获得安慰。

第二天白天到来时,一车垃圾被倾倒在他的身上。

之后的许多个白天,身上的重量日益加剧。

爱德华陷入绝望。这比浸在海底要痛苦多了,因为,他已经是一只不同的兔子了。哪里不同呢?他说不上来。

这时他想起那个因为不爱任何人被变成密林里一只疣猪的美丽公主。那巫婆把她变成疣猪,就是因为她谁也不爱。

他现在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他想起阿比林。他意识到自己从前不够爱她。但,这永远无法挽回了。他正躺在积成小山的垃圾里,她再也不可能找到他了。

他也很想念内莉和劳伦斯。他希望和他们在一起。

这就是爱吗?爱德华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

躺在垃圾堆的一百多天里,他把这个问题在心里反反复复思索了很多遍。

这世界大概是由垃圾构成的吧。好似静止却又愈益沉重的垃圾。

然后有一天周遭的垃圾活了过来。

它们在移动了。

而动力之源则是一只毛色深黑的狗。她疯狂地刨挖着垃圾,而后奇迹般地将视线停留在那只瓷兔子身上。

爱德华得救了。

他被叼在一条狗的嘴里,跑了很长的路,来到一个长胡子流浪汉的面前。

图片 8

流浪

那些胡子上下跳动着,把这些话带到爱德华的耳边:“你是哪个孩子的玩具?你不知什么缘故和那爱着你的孩子分手了,对吗?”

爱德华的陶瓷胸膛又传来一阵剧痛。

他想起那个像爱自己一样爱着他的小女孩,阿比林。

流浪汉布尔和他的狗,露西,无比包容地收留了爱德华。或者是,是互相依傍吧。

七年里,他们一直流浪天涯。他们围坐在篝火旁,听别人的故事。他们蹭空的车厢,在轰隆隆的车轮声里逐步建立起彼此间、以及与世界的联系。

然后在一次旅行中,爱德华被火车上的工作人员扔到了窗外。身后传来露西凄厉的吠声。

从来,从来都没有机会说再见。

图片 9

没有机会说再见

爱德华沿着脏兮兮的长长山坡滚落到泥土地上。

又是暮春。

次日阳光洒落大地时,一位倨傲的老太太捡起爱德华,把它放到篮子里。并甚为得意地将小兔子绑在木杆上,当作稻草人使。

成群的乌鸦直直地飞下来,在爱德华的头上转着圈并奋力嘲笑,个别胆大的拉扯着他毛衣上松了的线。

而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只不过是一只空心的兔子。不过是陶瓷兔子罢了。”

夜晚,他凝视着星星们,并告诉它们:“我也被爱过。”

他一遍遍念着那些爱过他的人们的名字:阿比林、内莉、劳伦斯、布尔、露西、阿比林。

我也被爱过,爱德华告诉星星们。

我不像密林里的那位公主,我懂得爱。

还能爱吗?

图片 10

我也被爱过

也许会的吧。

他大概会爱上面前这个救了他的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布赖斯。

我会来接你的。

我是为了我的妹妹来接你的。她叫萨拉·鲁思,她需要你。

而后爱德华发现自己在一家破屋子里,床上躺着的小女孩,一声、一声地咳嗽,仿佛要把那颗小心脏从嘴里吐出来。

图片 11

病床上的小女孩

这个四岁的小姑娘,像抱着一个婴儿一样,轻柔而又狂热地前后摇动着她心爱的小兔子,一双眼里饱含爱意。

爱德华感到他的瓷胸膛里有什么东西又再次跳动起来。

他想要照顾她。希望她能大口呼吸。

他甚至配合布赖斯的操纵,在一根细绳上跳啊跳啊,度过了六个月。

请呼吸一下吧!再小口呼吸一下吧。

这之后的某一天夜里,爱德华从小女孩的怀中滑落下来。她不再爱他了。

为什么这短暂的日子里,要一次次历经分别?

爱德华心里蔓延过巨大的哀伤。

图片 12

谋生

然后他到孟裴斯的大街上跳舞。在一根细绳上为陌生人左右晃动着,赚取少得可怜的钱。

然后碎裂。

在一辆餐车上,布赖斯因身上的钱不够,提出以兔子跳舞抵债。餐车的主人极尽嘲讽,并毫不客气地一把抢过爱德华,把他的头重重地砸向柜子边缘。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心已经破碎了。

他的眼前一片黑暗。

醒来时,一个男人正用热抹布擦拭他的脸:“你的头,先生,曾裂成了二十一块。而我把它修好了。”

是吗?二十一块。无所谓了。

“你的朋友,在继续拥有你和让你痊愈之前选择了后者。而我,将获得我在你身上投资的回报。”

图片 13

于是爱德华被清理干净,换上优雅的服装,坐在高高的架子上,被其他玩具娃娃包围着。嘁嘁喳喳的,自诩清高的娃娃们。

“我希望你不要期望会有人来把你买走。”其中一个娃娃笃定地说。

“我对被人买走没有兴趣。”爱德华回答道。

娃娃觉得好笑:“你不想为一个爱你的小女孩所拥有吗?”

“我已经被爱过了,”爱德华说,“我曾被一个名叫阿比林的小女孩爱过。我曾被一个渔夫和他的妻子还有一个流浪汉和他的狗爱过。我曾被一个吹口琴的男孩和一个已死去的女孩爱过。不要对我谈什么爱,”他说道,“我懂得爱。”

说完这番话,爱德华在沉寂的许多个月里保持心扉紧闭。

我已经绝望了。他想。

图片 14

一百岁的老娃娃

后来有一天,一个一百岁的娃娃坐到了他的身边,她的头上脸上布满网状的裂纹。这也是一个历经爱、冷遇和离别的娃娃。

那个老娃娃说:“我不知这回谁会来要我。有人会来的。总有人会来的。谁会来呢?”

“我不在乎是否有什么人来要我。”爱德华说。

“可那太可怕了,”那个老娃娃说,“如果你那样认为的话,活着就没有意义了。你必须满怀希望。你必须知道谁会爱你,你下一个会爱谁。如果你不打算爱或被爱,那么,整个生命之旅都是毫无意义的。”

爱德华嘟囔着,不以为然。

“你使我很失望。”那老娃娃说。

这句话让爱德华想起了公主变疣猪的故事。如果有人在等待着爱他会怎么样呢?如果有个人他会再爱会怎么样呢?这是可能的吗?

爱德华的心又激动起来。

不,他对他的心说。不可能。不可能。

“打开你的心扉,”老娃娃说,“会有人来的。有人回来接你的。不过首先你必须打开你的心扉。”

有人会来的。

陶瓷胸膛里那颗心激动不已。有人会来接你的。

那小瓷兔子的心扉开始再一次敞开了。

此后是数不清的春秋冬夏、季节交替。

爱德华在等待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反复回想老娃娃的话:有人会来的。有人会来接你的。

而那老娃娃是对的。

有个人真的来了。

图片 15

又是春天。商店外下着雨。

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跑进商店来回转悠,然后她把爱德华搂在怀里。而她的母亲还在店外努力地合上一柄雨伞。

之后她从雨伞下抬眼望着女儿:“你拿着什么?”

“一只小兔子”小女孩说,“我要他。”

那女人走进来附身看着爱德华。

那小兔子感到一阵晕眩。

“我看到他了。”那女人说。

而后她失落了雨伞,把手放在挂在脖子上的一块金光闪闪的怀表上。

那是他的表。爱德华的表,落海时他没带在身上。

“爱德华?”阿比林说。

是的,爱德华说。

“爱德华。”她又说了一遍,这次很肯定。

是的,爱德华说,是的,是的,是的。

是我。

从前,哦奇妙的从前,有一只小兔子找到了回家的路。

图片 16

人生之书

这个故事来自童话书——《爱德华的奇妙之旅》。全篇两万字,且语言、情感远不会像我这样干巴巴。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我的人生之书。

这些年里,不知道从这个小瓷兔子身上汲取多少力量。

怀着最深最深的绝望,几乎要把自己和阳光、人群隔离开时,我从这本书和爱的人们那里获得温暖。大口大口的呼吸。

爱德华的名字,我是从老姐那儿听到的。

有一次我俩闹得特别厉害,我几乎以为自己彻底失去她了。那天大雨淋破了天。满世界好像都是刺眼的亮橙色。

一个月之后,她托人送来明信片。上面写着爱德华的故事。会有人来的。会有人来接你的。但首先,你得打开心扉。

这本来是临别礼物。可那天大雨淋破了天啊,她还未来得及把它交到我手上。

此后的三年里,我们不断为过去的疼痛相拥努力着。

相信爱并接受被爱和爱人的事实,对我而言是件十分困难的事。这些年来,抱着回忆甚至苛求抱着恨意过活,摒弃了身边的很多温暖。

而每次想起爱德华,心里的碎片就被粘合起一些。所以我每篇文章的署名都是爱德华。虽然,这是一个男孩的名字。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爱德华在我心里,是一个无性别的温暖的存在。

我希望你们,也和我一样,一遍遍默念挚爱之人的名字,用心感知生活给予的幸福。然后某一日,一定能感觉到阳光像黄油般,带着治愈心脾的味道和温暖的颜色,洒满周身。

我也被爱过。

会有人来的。总会有人来的。但首先,你得打开心扉。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爱德华的奇妙之旅--------会有人来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